新冠疫情可否作为“不可抗力”免除违约责任?

作者: 杨江云 发布日期: 2022-07-20 09:43:00 浏览: 97

       近期全国一轮新冠疫情再次爆发,为了尽快扑灭疫情,各地政府普遍采取了隔离封控措施,商店停业、工厂停产等成为常态。如确实因疫情防控导致无力履行合同的,是否可以构成不可抗力从而免除违约责任?笔者将结合法院的三个判例给出相应的观点。

案例一  疫情期间培训机构提前歇业是否构成租赁合同违约?

案情简介:

     甲方系少儿艺术培训机构,乙方系房东。2019年9月份,甲乙双方签署商铺租赁合同,约定租期五年,每月租金1.6万元,租金支付方式为付三押一。签约后甲方依约支付租金并耗资约15万元进行装修。开业仅两个月新冠疫情爆发,甲方长期无法开展线下培训活动,甲乙双方协商减免租金未果后,甲方向乙方发出解约通知书:由于新冠疫情系不可抗力,现通知乙方其与2020年4月30日解除商铺租赁合同,并由乙方或新租户退还押金;为便于双方减少损失,甲方先暂时保留商铺装修,待找到新承租方后三方再协商装修补偿事宜。2020年8月份,乙方和新租户签署了商铺租赁合同,约定每月租金为1.8万元。甲方发现新租户使用了甲方保留的阁楼、楼梯、中央空调等大部分装修设施;少量其他设施系由乙方拆除并由新租户另外装修。现甲乙双方因甲方解除合同的行为是否构成违约、装修设施的补偿事宜发生纠纷。

     甲方起诉乙方要求退还租房押金,并补偿其留在商铺内装修设施对应的经济利益。乙方反诉甲方违约解除合同,应支付违约金;支付乙方拆除装修设施的费用;并参考租金标准补偿房屋占用费。


 裁判观点:

     一、疫情系不可抗力,导致甲方订立合同的目的已无法实现,甲方解除合同的行为不构成违约,乙方应退还甲方租房押金1.6万元。

     二、乙方及其新租户使用的甲方装修设施,法院酌定补偿甲方5万元;另外针对乙方未经甲方同意擅自拆除的装修部分造成的损失,乙方应另外补偿甲方2万元。

     三、鉴于甲方已明确表示若后续租户不需要装修,其可以自行拆除,而乙方未告知甲方擅自拆除,乙方无权主张拆除费用。

     四、甲方确实遗留了部分装修在房屋内,因此应合理分担房东的损失,应补偿房东房屋占用费1万元。


案例二  疫情导致企业停产未如期交货是否构成违约?

案情简介:

       2020年10月,A公司和B公司签署晴纶手套采购合同,约定A公司向B公司订购晴纶手套6万盒,具体由B公司指定的泰国某工厂生产口罩,并发货给A公司的下游合作伙伴,经A公司一再确认,B公司承诺可在2021年1月8日前交货。

      合同签订后,A公司遵照B公司指示,向泰国某工厂支付定金和预付款工共23.1万美元,然而泰国工厂因当地疫情防控措施无法按时交货,经多次延期后仍无法交货,后该工厂又因口罩质量问题被当地政府查封。A、B公司双方同意解除合同,B公司愿意退还预付款,但就是否双倍返还定金的问题发生纠纷。


裁判观点:

      根据《民法典》的定义,不可抗力是不可预见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。根据A公司提供的证据,合同签署时正值全球疫情大流行期间,当时泰国政府已发布了紧急状态令,在此情况下乙方确认能够交货,因此疫情的影响对于B公司不属于不可预见的情形,不构成不可抗力,B公司的行为应认定为违约,应承担双倍返还定金的法律责任。


案例三  民间借贷中企业遭遇疫情影响还款能力,是否需要承担违约责任?

案情简介:

      2018年3月,甲作为投资方,和作为融资方的乙公司签署《可转股债权投资协议》,双方约定:甲方向乙方投资500万元,每年利率10%,利息每年结算一次;投资期限3年;期限届满后甲方可选择是否转为股权;如届时甲方选择转为股东,则持有乙方10%的股权并享受股东相关权益,乙公司不再承担利息;如甲方放弃债转股,乙方应返还甲方投资款的全部本息,如果逾期应承担相应的逾期利息及甲方主张债权的合理费用。

      2021年投资到期后,甲方放弃债转股,要求乙方返还投资款的全部本息;乙方由于受疫情影响等因素企业面临经营困难,仅支付了部分利息,剩余本息一直未付,经甲方宽限后仍无法偿还。现甲方起诉要求乙方偿付全部剩余本息,并承担逾期利息和甲方主张债权发生的费用等违约责任;乙方认为其无力还款是因疫情导致,不同意承担违约责任。


裁判观点:

     双方债务系金钱支付债务,一般不受不可抗力之影响。况且,在逐步复工复产且甲方给予宽限期的情况下,乙方仍未支付到期本息显属违约,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。


律师说法

      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、不能避免、不能客服的客观情况。对于疫情防控期间合同可以履行而拒绝履行的,应承担违约责任。对于确因疫情影响导致合同不能履行的,当事人可以结合案件情况,根据不可抗力与合同不能履行之间的因果关系及原因力大小,主张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。

      从适用范围上讲,不可抗力通常适用于非金钱债务的情形。而对于金钱债务发生履行障碍的,一般不适用不可抗力条款免责,但是若受疫情影响履行合同对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的,可以参照情势变更原则予以处理。